天剛微亮,早晨的空氣清新舒爽;敞開的窗口,鏡子上看見了另一個自己。一夜無眠,熊貓似的黑眼圈,凌亂的頭髮--和這美麗的早晨多麼格格不入。

不如意的日子仍然死纏著,我無力反抗,眼裡只有絲絲無奈和不甘。輕咬一下爆裂的下唇,我問我自己,當初的堅持去了哪裡?夢想遺留在哪一個暗角?

clement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